论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需要克服的三大障碍

时间:2017-07-26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实现理论刨新必须首先克服长期以来把马克思主义当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的传统观念;克服长期形成的把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与自由主义视若冰炭的“冷战”思维模式;克服“书斋式”的体系构建和盲目追求学科体系自恰的治学态度。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应以严谨的态度和实事求是的精神,树立明确的问题意识和全球视野,充分吸收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唯其如此。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

  论文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创新;障碍

  马克思主义原创理论正面临着当代社会主义实践的压力和西方社会思潮的挑战,实现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被提出来的。理论创新的个体局限性和生存时空对思想家的客观限制,决定了无论选择任何理论实践都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能完全按照思想家的理论构想发展,社会发展路径更不可能遵循严格的原理。现实社会主义对原创理论的某种偏离是正常的,马克思主义原创理论与现实社会主义实践的紧张是必然和正常的,“左”倾教条理论指导下的社会主义实践看似严格遵循着科学社会主义的原理,但事实证明,那是一种病态和变态的选择。只有在偏离和紧张中产生的力量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理论创新,只有在不断探索的动态过程中才能发现适合本发展的社会道路。我们不能因为苏东社会主义国家易帜而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但也不能因为苏共教条地执行了马克思主义而推脱原创理论的责任,正确态度是我们应吸取教训,从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现实问题出发,寻找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增长点,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而不是用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筱平、规范社会主义实践。但是,实现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仅凭创新意识和勇气是不够的,还必须克服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长期存在的把马克思主义奉为绝对真理的观念障碍,克服“冷战思维模式”和“书斋式”体系建构的治学态度。存在障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承认或不自知障碍,更有甚者是把障碍当作法宝。

  一、克服把马克思主义奉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的传统观念

  把马克思主义当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这本身就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本意,也给我国的革命和建设带来了灾难。中国革命和建设实践的教训说明,正是这样一种绝对真理观念把马列主义和斯大林模式神圣化,当现实与理论发生矛盾时,我们非但没有反思观念的正误、考辨信仰的真伪,反而以“绝对真理”削切实践,把实践中的问题归于人的思想中的非马克思主义,于是大规模的思想改造和“革命”也就成为历史的必然,我们不能忘记“左”倾教条主义给党和人民的事业带来的沉痛教训。

  马克思恩格斯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的理论奉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终极真理。把马克思主义奉为绝对真理与马克思主义的真理观本身是矛盾的,也同与时俱进在逻辑上相斥,马克思主义是绝对真理与相对真理的统一,马克思和恩格斯终生践行理论必须随着实践的变化不断丰富和发展的实践唯物主义立场,反对把他们的理论当作一成不变的终极真理。随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和资本主义社会不断产生的新问题,他们不断地修改、补充和完善 自己以前的理论成果 ,在《(共产党宣言)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由于最近25年来大有了巨大发展而工人阶级的政党组织也跟着发展起来,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历史经验而后来尤其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个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所以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马克思在1881年2月给荷兰社会党人裴·多·纽文胡斯复信时明确反对为未来社会提出具体构想,指出“在将来某个特定时刻应该做些什么,应该马上做些什么,这当然完全取决于人们将不得不在其中活动的那个具体”。恩格斯也曾多次声明:“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地加以复制的教条。”1895年,恩格斯在致威-桑巴特的信中指出:“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毛泽东在读苏联《学教科书》时就曾指出:“马克思这些老祖宗的书,必须读,他们的基本原理必须遵守,这是第一。但是,任何国家的共产党,任何国家的思想界,都要创造新的理论,写出新著作,产生自己的理论家,来为当前的政治服务,单靠老祖宗是不行的。”经典作家的治学态度显然是与“绝对真理观”格格不入的。

  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在于它的真理性、开放性和批判性的统一。作为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政治生活中的指导地位是毋庸质疑的,但是,把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研究的对象,就应遵循学术研究的一般规律。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应以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强烈的使命感、敏锐的问题意识。正视原创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面临的当代困境,抛弃妄自尊大、故步白封的观念障碍,以反思和批判的精神、以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实践为背景,准确地把握继承什么、发展什么、放弃什么,寻找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突破点。更何况,作为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也需要新的研究成果来丰富和发展,否则它就会变成失去精神力量的说教工具。作为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与作为科学研究的马克思主义的关系并不矛盾,二者可以相互推动、相互补充、共同发展。正如亚当·沙失所说:“现代工业革命导致了马克思主义雇佣劳动意义上劳动的消亡和无产阶级的消亡,与这个过程相联系,还将发生许多类似变化。还有些部分经不住现实的,被证明是错误的(如关于中产阶级消失的预言,对关系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的估计,对人的活动中宗教信仰的估计,等等)。对这些内容人们不必感到不好意思,也不必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掩盖和抹掉它们。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人,是学者,不要要求其学说正确无误如某种宗教信仰的预吉家。虽然他们都是天才,但也会有失误。与宗教信条不同,没有任何理论是绝对真理,而宗教信条是立足于彼岸的。”他非常反对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鄙视那些置社会现实变化于不顾,把马克思主义奉若神灵的所谓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如果马克思主义自诞生之日起就被奉为绝对真理,就不会产生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等新的思想体系,更不可能在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市场经济。正如恩格斯指出的:“真理是在认识过程本身中,在科学的长期的历史发展中,而科学从认识的较低阶段向越来越高的阶段上升,但是永远不能通过所谓绝对真理的发现而达到这样一点。”马克思主义不仅以批判的态度考察资本主义,而且以批判的态度对待社会主义,它从来不把社会主义社会看成是凝固的、一成不变的,而是把它看成是经常变化的社会。“马克思活着的时候。不能将后来出现的所有问题都看到,也就不能在那时把所有的这些问题都解决。”这就需要“我们一定要适应实践的发展,以实践来检验一切,自觉地把思想认识从那些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和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的和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又要谱写新的理论篇章”。

论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需要克服的三大障碍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