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体育社会化前瞻

时间:2017-07-27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关键词:体育管理 竞技体育 大众体育 体育社会化

  论文摘要:作为竞技体育的全球盛会,即将到来的北京奥运会对中国体育事业发展的影响是毋庸讳言的。中国面对竞技体育带来的体育事业发展契机,如何发挥竞技体育既有成就的作用,处理好竞技体育与大众体育的关系,让体育真正走入大众生活,成为人们提高身体素质,提高生活质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我们实现《全民健身计划纲要》的目标,推动体育社会化进程不得不反思的问题。本文着眼于此,在反思中国体育社会化进程中竞技体育、学校体育和社区体育三者之间的关系后,基于社会结构转型和社会互动的视角,解读体育社会化的内涵,阐述中国体育社会化进程的未来走向和策略选择。

  法国教育家顾拜旦不仅在18%年复兴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还在1919年提出了“一切体育为大众”( all sports forall)的口号。现代竞技体育从一开始就同大众体育的发展不可分割。西方现代体育发展的历史证明,尽管现代竞技体育的运动会为表现形式,成为相对独立的社会活动,但它终究是要以大众体育为其发展基础的。有中国学者指出,体育社会化这个概念在西方发达国家是不存在的,他们的体育本来就是一种社会行为,和我国长期以来奉行的“举国体制”不是一回事(熊斗寅,1994)。

  一、竞技体育的中国道路

  “举国体制”是指我国政府主导、集中和掌控全国有利于竞技体育发展的人力、物力,在国际竞技体育运动中实现为国争光计划的政府管理控制模式。这种体育模式的主要特点是在国家垄断所有资源的基础上,依靠政府的行政手段来管理体育,依靠计划的手段来为体育的发展提供必要的财政支持。这种体制为中国体育事业,尤其是竞技体育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卢元镇,2000)。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工业化程度很低,生产力发展程度不高,经济发展水平很落后,国家要想发展体育事业,参与国际竞技体育的激烈竞争,只能是由国家出面直接管理和运作体育。国家作为对体育事业投资的单一主体,只能是有选择性地发展一部分适合中国人开展,并有可能在国际竞技体育竞争中取得较好成绩的运动项目。这个时期,个人和社会等其他团体不可能也没有能力为发展体育事业而进行投资,人们参与体育运动和关注体育运动的电视传媒和体育场馆等物质条件欠缺,用于发展体育事业的社会基础条件和资源也十分有限。到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国竞技体育得到了飞速发展,并进而成为国际竞技体育强国之一。但与此同时,中国的社会结构正快速转型,具体到体育项目管理和运行上,也出现了利益格局的分化和组织机构的调整。以往国家包办的局面受到众多因素的影响而难以维续。此间辽宁女子中长跑队、中国游泳队联邦制,以及高校和企业办高水平运动队等模式的出现,都对过去的“举国体制”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特别是足球、篮球等少数体育项目推行的职业俱乐部制更是让竞技体育走向了职业化和社会化的道路(卢元镇,2000)。这些职业联赛制为竞技体育赢得了更好的社会化收益和受众群体,也让更多地人参与到该项运动中来。从刘翔的家喻户晓到丁俊辉的成功,竞技体育不再仅有“举国体制”的硕果,大众体育同样表现出彩。或许也正因为如此,试图通过竞技体育带动大众体育发展的计划也开始提上了议事日程。特别是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人们的闲暇时间的增多,以及身体锻炼机会的减少和身体机能的下降,以健康娱乐为宗旨的大众体育似乎已成为必然之需和当务之急。

  最近几届的奥运会也都关注到此点,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也不例外。《北京奥运行动规划》要求实施体育组织、健身设施、体质测试、社会体育指导员、健身指导、群体活动“六进社区工程”。目前北京市120个街道办事处、2401个社区居委会均成立了体育协会,社区内自发形成体育俱乐部,如东城区安定门街道办事处所属10个社区居委会中建立了不同项目的社区体育健身俱乐部12个(孔繁敏等,2006)。大众体育正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关注度和参与度越来越高的事项。随着奥运会等竞技体育盛会影响的进一步深人,竞技体育的中国道路也正在由“举国体制”的模式向市场模式、大众体育和职业体育互动模式转向。

  二、互动模式的困境

  当然,这种转向究竟能否成功,能在多大程度上提高成效则有赖于竞技体育与大众体育关系的互动结果。换言之,竞技体育和大众体育中的社区体育、学校体育关系处理的如何将直接影响到中国体育的社会化进程(本文将体育划分为竞技体育和大众体育两大类,同时将大众体育分为社区体育和学校体育两小类。文章这一部分重点分析的是竞技体育、社区体育和学校体育三者互动关系中的困境。),影响到竞技体育和大众体育的各自发展。打个比方,如果说体育社会化进程中存在门和桥的话,那么社区体育和竞技体育就是两扇门,学校体育则是桥,是连接社区体育和竞技体育的关键桥梁。在中国体育社会化进程中,门和桥如何紧密衔接将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一般而言,社区体育是指以基层(微型)社区为区域范围,以辖区内的自然环境和体育设施为物质基础,以社区成员为主体,以满足社区成员的体育需求,增进社区感情为主要目的,就地就近开展的区域性体育。在我国社区体育有两个含义,即社区范围内进行的体育活动(包括在本社区工作、学习,但不在该社区居住的人口),以及由本社区居民自发组织的体育活动(王凯珍,1994)。学校体育则是指以学校为管理主体针对学生所实施的体育活动。社区体育相比于竞技体育,往往以其活跃、生动、具有吸引力、易于为人们接受的生活方式满足了广大社区群众的文化需求。尤其是现代社会,生活节奏日益加快,人们的工作紧张程度和精神压力随之增大,需要精神上给予调剂,而社区体育文化恰恰能够满足人们的精神和情感需要。在共同理解的心理空间内,人与人之间情感交融、心灵沟通,个体化的人格融人社区整体,个体与群体的统一不仅极大地丰富了个体成员的精神和情感体验,而且创造了共同的社区精神(黄文仁等,2004)。竞技体育则在体育运动技术和方式方法上,以及积极向上的体育精神和民族凝聚力等方面起到引领作用。而学校体育则是为竞技体育和社区体育提供了后备支持或技术指导。当然,三者共同的基础是增强人们的健康和意志。

论中国体育社会化前瞻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