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奥康纳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述评

时间:2017-07-29 论文范文 我要投稿

  论文摘要:生态学马克思主义是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中最有影响的思潮之一。由美国著名社会生态学家詹姆斯·奥康纳提出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马克思主义存在着“理论空场”,即对自然作为生产条件和界限的忽视。奥康纳通过对自然概念的重写将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建立在自然之上,从而重建了历史唯物主义。

  论文关键词:詹姆斯·奥康纳;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自然;历史唯物主义;生态学

  自德国科学家海克尔于1866年首次提出生态学(Oeeology)这一概念以来,迄今已一个多世纪了。但实际上,生态科学作为当代自然科学的一个新的整体学科却是在20世纪60年代才凸现出来的。随着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的加剧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轮廓的日益彰现,生态作为“问题”被提到了议事日程。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产生的。最近几年,这一思潮不断的繁荣起来,其著名代表人物马丁·奥康纳、埃尔默·阿尔特弗、恩雷克·利夫等人的著作已经在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美国当代社会生态学家詹姆斯·奥康纳是研究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著名学者,他在其力作《自然的理由》一书中提出了自己独特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本文试图以此书为依托,对奥康纳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一些核心观点进行分析和评述。

  1理论生长点:生态学与马克思主义的联姻

  奥康纳首先给我们揭示了生态学马克思主义产生的社会历史背景。随着柏林墙的坍塌、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灭亡和自由市场意识形态统治地位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确立和巩固,马克思主义越来越被大多数人宣布为死刑,表现在学界,就是那些严肃的学者们纷纷把自己装扮成“后马克思主义者”。这里简单提及生态学马克思主义与生态学两者的区别是必要的,首先,前者在产生过程中有很多思想来源于后者,从总体上看,前者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是宽容的,至少它相信马克思主义对于解决当代生态问题是有理论价值的,它力图达成生态学与马克思主义的联姻,尽管它与经典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不尽相同,但在某种意义上,它的方法的确与马克思的方法论有某种相通之处(这一点直接传承于西方马克思主义);而后者通常将马克思主义视为洪水猛兽,认为其“人类中心主义”的理论旨趣必然导致生态问题的出现。

  作为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者,奥康纳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可信度必须尽快建立起来,从总体上看,他还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如他坚信“当今世界经济的主要轮廓几乎都可以从马克思的经典文本所凸现出来的理论视域中被解读出来”。但是,奥康纳同时又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必然由于时代的局限性而表现出某种片面性,他坚信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亟须建立,其理论必要性首先在于马克思主义本身存在着理论空场。“对地球的挚爱,地球中心主义的伦理学以及南部国家的土著居民和农民的生计问题,这些政治生态学所主要关心的问题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中难道不是被遗忘了吗?”的确,在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中,自然的人化问题得到了凸现,而人类历史的自然化方式以及自然界的自我转型问题却没有得到重视。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那里,人类的确被置放在自然界之上。尽管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有很多关于自然的论述,但这些论述仅仅是具有某种生态学意蕴而已。我们不能说马克思主义本身已经包含了生态学的观点。另外,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关于自然的论述是以人本主义为理论支撑的,也就是说他关于自然的论述仍带有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奥康纳指出,尽管“在浪漫主义的范畴中存在着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强烈情感”,但“对世界或统一体的这种理解是唯心主义的(这些概念最初只是由诗人、艺术家和哲学家们所使用的),而不是实践的唯物主义的”。在他看来,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确有时也强调自然对人类的影响,但他们强调的是自然作为一种资源、一种使用价值对人类来说是重要的,他们对于人类自身实践活动所推动的自然的变化反过来对人类历史发展可能性的限定却关注极少。奥康纳立足于当代生态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认为自然界本身具有一种“弱规律性”(如土壤形成的周期、气候的变化、森林的持续性等),认为人类的发展必须考虑自然的条件和界限。必须指出,奥康纳的这些判断不无道理,难能可贵的是,奥康纳同时还批判了生态学不问政治的“科学中立”态度,认为应把生态学的研究成果与马克思主义结合起来,他不满于当前生态学与马克思主义保持敬而远之态度的现状,认为生态学必须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之上。同时,他认为马克思主义也必须修正自己的理论,使之能包容生态学的观点,“生态科学的出现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态斗争的事实,已经说明了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内涵的革新与发展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总之,奥康纳坚持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尽管正确,但不精确,尤其是对自然的重视不够;认为马克思仅仅强调了生产方式对自然的决定作用,但忽视了自然环境的状况和生态的发展过程,自然界之本真的自主运作性被遗忘并置于边缘的地位。

  通常认为,生态学是非人类中心主义的,而马克思主义则是人类中心主义的,那么两者之间有结合的可能吗?与其他“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者一样,奥康纳必须解决这一难题。首先,奥康纳认为尽管马克思主义理论有着上面讲到的理论空场,“但在他们(指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视域中,人类历史和自然界的历史无疑是处在一种辩证的相互作用关系之中;他们认知到了资本主义的反生态本质,意识到了建构一种能够清楚地阐明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的矛盾关系的理论的必要性。”由此奥康纳认为马克思的理论具有潜在的生态学社会主义的理论视域,他坚信从生态学必然能够引申出一条新的对资本主义社会批判的思路来。在他看来,生态学与马克思主义并非水火不容,两者的根本差异在于对人类社会应然性的不同回答,从理论本质上看,前者不过是把合乎需要的历史性范畴投射到自然界中去的一种理论努力,其目的是抵御社会达尔文主义把“竞争”引入自然;而后者则在关注人类进步的同时,在对未来理想的应然追求中对自然怀有一种欣赏的心境。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完全有可能变成“生态学的”。

  2自然:奥康纳理论的关键词

詹姆斯·奥康纳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述评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