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地方文化资源 打造故事品牌栏目带

时间:2018-03-07 其他类论文 我要投稿

  故事类电视节目应该综合运用倒叙、插叙、补叙等手法,突出矛盾,设置悬疑,层层剥皮。以下是文学网小编J.L为大家分享的关于挖掘地方文化资源,打造故事品牌栏目带之论文范文。

  摘 要:地方电视台要想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站稳脚跟,必须拥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正定电视台就是根据自身地域特点,挖掘社会历史文化资源,打造了《正定故事》品牌栏目带,树立了频道形象,提升了地方电视台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关键词:地方电视台;地域特色;兴奋点;

  一、引 言

  在当前各种媒体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地方电视台如何生存?事实证明,必须要以本土的社会经济、历史文化为出发点, 坚持差异化原则,发掘自身的地域特色,塑造品牌栏目,树立品牌形象,扩大地方媒体的知名度、影响力,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

  正定电视台自建台以来,一直把打造精品的自办栏目当作立台之本,近两年来,通过推行“故事”频道定位,打造“正定故事”品牌栏目带,提升了正定电视台的知名度、影响力和对外开放度。

  正定有着中国故事文化衍生的丰厚土壤。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正定,古称真定。自晋代至清末的1400多年间,一直是郡、州、路、府治所,是当时中国北方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中心,历史上曾与北京、保定并称为“北方三雄镇”。这些曾经的辉煌沉淀在远古的记忆里,也为正定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涂抹上了一层浓厚的神秘色彩。

  另外,正定素有听戏、讲故事的文化传统,这里曾是中国戏曲元杂剧的重要发祥地。元代,阳和楼周边是真定最繁华的区域。据元人纳新《河朔访古记》载:“左右挟二瓦市,优肆娼门,酒垆茶灶,豪商大贾并集于此”[1]。文人雅士喜欢登阳和楼把酒临风,吟诗作赋。就是在阳和楼上的一次次碰撞中,元曲从民间俚语入诗,转向创作的文人化、专业化的全面过渡,真定成为了元杂剧的创作和演出中心。

  所以我们毫不夸张地说,正定拥有着孕育民间故事的丰厚土壤,是演绎故事的群众艺术之乡。这也是我们正定电视台打造故事频道的坚实根基。

  为此,正定电视台以故事为主线,拟定了一周打通的故事品牌栏目带。即以《正定故事》为总名称,全周贯通,每晚以不同的子栏目、不同的节目形态和内容细分吸引不同的收视群体。比如周一是讲述村名来历的《村名漫谈》、周二是讲述发生在正定这片土地上的《历史名人故事》、周三是弘扬时代精神的《魅力百名先进人物故事》、周四是讲述正定中小企业家创业致富故事的《三才故事会》、周五是法制类故事《平安正定》、周六是讲述青少年成长、成才故事的《希望之星》、周日是以说新闻、讲故事的形式串联起来的一周新闻总汇《每周视点》。正定电视台就是通过这些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和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人和事,吸引当地受众,获取最大化的收视群。

  特别是这些栏目改变了过去简单、生硬、枯燥地说教味,而是以讲故事的形式出现,既有生动传神、引人入胜的民间故事,又有生动鲜活、富有人情味的真实的人生故事。起伏跌宕,妙趣横生的故事情节,满足了受众求新、求近、求异,充满好奇和寻求刺激的心理。一周贯通的《正定故事》品牌栏目带,有力地打造了地方电视台主流媒体的形象,赢得了受众的持续关注和忠实信赖。故事,即为已故的人和事。那么怎样用电视手段将已经过去的事情重现,是我们创办故事类栏目遇到的首要难题。特别是我们的《村名漫谈》系列和《历史名人》系列都属于历史纪录的性质,面对已经发生过的事件或人物,除了少量的文字、图片可供考证之外,还有大量的空白画面需要添加、重述和表现。所以如何还原历史,还原已经发生的往昔事件,如何用电视手段将逝去的时光背影尽可能完整地再现,这成了我们编创之初苦苦思索的问题。

  现在中央台一些纪录片普遍采用情景模拟和情景再现的方式,去弥补现场不足造成的情节‘断点’,活跃了原本沉闷、单调的‘纪实’空间,丰富了纪录片的表现手段[2]。但是地方电视台由于受人力和财力所限,不可能采用情景模拟、情景再现的方式去表现。那么如何把历史故事讲述的既好听又好看呢?我们在实践中摸索出了以下方法:

  一是尽量发挥文物、文献、遗址和实物的佐证作用。多拍一些空镜,并利用光影效果,采用一些特殊的影调处理,对局部细节进行放大,对氛围进行渲染,以达到一种特定的时空气氛。

  二是充分利用一些古诗词和民间谚语再现过去的历史场景。我们正定几千年的文明史,不仅留下了众多瑰伟灿烂的名胜古迹,还留下了无数千古流芳的诗词歌赋。如宋代著名文学家欧阳修,在担任河北都转运按察使期间描述正定雕桥村的景象:“雕邱新晴暖已动,砌下流水来潺潺。但闻檐间鸟语变,不觉桃杏已开阑。”(《镇阳残杏》(宋)欧阳修)描写了昔日的雕桥村一派溪水潺潺,鸟语花香,桃树杏树盛开的景象。再如“沃壤龙鳞接,清渠燕尾分。稻栽新水活,种播夕阳曛。处处酣梅雨,村村簇树云。曲阳桥不远,风景但传闻。”(《东曲阳村》((清)赵文濂)为我们描绘出了一幅河溪纵横,稻香藕嫩,绿树如荫的美丽村庄——曲阳桥的胜景。

  另外,在正定民间还流传着许多顺口溜,如“河内莲藕绿,岸边稻花香,家中粮满囤,船中鱼满仓。”描述了当年物产丰富、声若江南的老磁河的景象。而“吃苣苣菜、嚼草根,又咯腻,又牙碜,有闺女不朝下河嫁,织布纺棉花紧死人。”则描写了过去饱受水灾和旱荒之苦的东西里寨村。

  由于历史的久远,许多城垣古迹、市井景物,已在岁月的剥蚀中消失殆尽了。我们现在唯有从这些千古流芳的诗词歌赋和生动形象的民间谚语中,了解到一些昔日的城乡风貌。

  三是通过采访群众,让老百姓去讲故事,用老百姓的话去还原历史。这比后期播音员配音显得更加真实、生动、有趣。如西里寨村民赵四成描述西里寨村的变化时说:“老虎在咱们村大队里当干部,他们几个干部干的真不赖。闲了60年的白沙滩,他们商量研究调来机器,推了又推 、搡了又搡,变成了能种的田。沙地种地有困难,马上就把水管按,把水管安装起,队员们扛上铁锹去浇地,把闸一合,水涋潞潞到了地里边,社员们就哈哈大笑,又省电又省钱……”这些出自普通农民之口的朴实的话语多么生动、形象地描绘出了西里寨村的发展变化啊!可见通过现场采访、群众口述,既使节目形式显得灵活多变,又弥补了画面的不足,收到了两全其美的效果。

  谈起故事,人人都会讲,但是怎样把故事讲好,怎样发挥电视媒体视听结合的优势,把故事讲得高潮迭起,引人入胜,这也是我们专业电视人要花心思考虑的问题。

  在创办《正定故事》栏目中,我们从实践中摸索出了一些叙事技巧和经验,在这里与大家一起交流与共勉。

  二、打破因果线性的逻辑顺序,选好故事的切入点

  所谓线性逻辑结构,就是按照事情发生、发展的先后顺序一一介绍。这样有利于观众对事件有一个完整的认识。但是文似看山不喜平,要想在一开始就抓住观众,必须有一个富有冲击力、感染力的兴奋点。从事情的横断面切入就是一个避开平淡的很好的突破口。

  于丹老师曾说过,人这一生中的95%都是平淡的,那些最巅峰状态的欢喜和痛楚,大概加起来都只占人生总数的5%。而我们要想把故事说成功,就是想办法把这人生的5%提炼出来,放大,放大,再放大。而不是让人局限在线性的流水帐上[3]。

  如我们在做《“魅力正定”百名先进人物——闫荣霞》这期节目的时候,主人公闫荣霞是我县文坛一颗耀眼的新星、全国知名的散文作家凉月满天。她身负很多荣誉,那么从何谈起呢?我们没有按照惯常的思维从她获得的众多荣誉入手,而是从她人生经历的重大转折点切入。她曾经是一名老师,十几年来已习惯了在课堂上循循善诱、侃侃而谈。可是一次课上到一半,突然之间失去了声音,“她仿佛一脚踏空,跌入了黑暗的深渊。她迷失了,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不能讲课,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离开了心爱的课堂,她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主人公突如其来的命运转变,也让观众深受感染,欲罢不能。

  其实故事每天都在我们身边发生,我们作为故事的讲述者,既要擅于把一个陌生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更要擅于把大家都熟悉的故事给讲陌生。这就是“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讲述”所包涵的特殊魅力。

  再如我们做法制类的栏目时,常常把案件的目击现场放在开头,给观众以最直接,最震撼的视觉冲击,从而吸收观众的眼球。然后再按照侦破、调查的进程作为叙述的结构,让整个过程都充满悬念。每一个剥笋式的分析、每一个蛛丝马迹的发现都能成为故事展开的亮点。究竟事件真相如何?我们如何获知真相?这些充满未知数的进程能够充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事实证明,从事件的横断面切入,往往给人更大的冲击力和震撼力,从而突出故事性。

  三、设置悬念

  在中国传统相声和评书里,常有“斗包袱”的技法,以使情节惊险曲折、险象环生。那么我们在讲故事的时候,也不可避免地会人为地设置一些悬念,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悬念,通常又被称为“扣子”,是指在文稿中作者有意设置的让人疑惑和难解之处[4]。目的是引起受众的注意,吸引受众带着问题一直看下去。

  在故事讲述过程中,我们设置悬念的位置一般来说有四种情况:

挖掘地方文化资源 打造故事品牌栏目带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