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与哲学的论文

时间:2017-09-07 08:25:25 哲学 我要投稿

关于管理与哲学的论文

  哲学

关于管理与哲学的论文

  哲学起源于古希腊时期,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哲学家应当是把水当作万物起源的泰勒斯(公元前600年)。在古希腊一直有一种科学思维的存在,为万物寻找本源。希腊人认为,世上的万世万物看起来都是变化的,其实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那就是一定有一种存在,他是万事万物的本源,万物皆来源于他,最后万物也皆回归于他。他是一切存在物得以存在的依据。对存在的追求与探索是哲学诞生的起源之一。

  而此时的古中国,西周已经进入了暮年,春秋战国拉开序幕,老子(公元前500年)。应运而生。老子在中国有着及其浓郁的神话色彩,他首次提出了“道”的概念,所著《道德经》更是道家之绝唱。从学术上来说老子的《道德经》与周文王的《易经》一脉相承,《易经》是超脱于万物的存在,讲的是宇宙本源,如天马行空,为“术”的极致。而《道德经》似乎更多的是在告诉人们怎样去追寻真理,达到古圣先哲们天人合一的境界,以“道”驭“术”,让人有迹可循。历史总有惊人的巧合,一个在地球的东边,一个在地球的西边。老子的“上善若水”正是东方哲学的诠释。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的哲学思想更加接近于本源。老子的《道德经》开篇就在演化“道”的存在。从“道可道,非常道”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感应到宇宙中的本源,“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老子显然是无神论者,他觉得应该是“道”创造了天地万物,并且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改变,生生不息,事实上,大爆炸宇宙论也是迄今为止最有科学依据的起源学术。西方的哲学最大的特点是带有浓烈的宗教色彩,他们认为“君权神授”,“神”是无所不能的。“起初,神创造天地”这是《圣经》的第一句话,完美解释了“神权”在统治阶级中的作用。

  老子对中国社会最大的贡献应该是开启了诸子百家的时代,“道”的包容,“道”的创造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当思想的火花与历史激烈碰撞,我们看到的是大秦帝国的一统九州,大汉天子的威慑天下,大唐盛世的四方来朝,还有“道”派学说的开枝散叶——天道、地道、人道、商道和王道。

  管理

  管原意为细长而中空之物,其四周被堵塞,中央可通达。使之闭塞为堵;使之通行为疏。管,就表示有堵有疏、疏堵结合。所以,管既包含疏通、引导、促进、肯定、打开之意;又包含限制、规避、约束、否定、闭合之意。 理,本义为顺玉之纹而剖析;代表事物的道理、发展的规律,包含合理、顺理的意思。

  谈到管理,不得不说大禹治水的故事。

  帝尧时期,黄河流域经常发生洪水。为了制止洪水泛滥,保护农业生产,尧帝曾召集部落首领会议,征求治水能手来平息水害。鲧被推荐来负责这项工作。鲧接受任务后,采用堤工障水,作三仞之城,就是用简单的堤埂把居住区围护起来以障洪水,九年而不得成功,最后被放逐羽山而死。舜帝继位以后,任用鲧的儿子禹治水。禹总结父亲的治水经验,改鲧“围堵障”为“疏顺导滞”的方法,就是利用水自高向低流的自然趋势,顺地形把壅塞的川流疏通。把洪水引入疏通的河道、洼地或湖泊,然后合通四海,从而平息了水患,使百姓得以从高地迁回平川居住和从事农业生产。

  管理犹如治水,疏堵结合、顺应规律而已。所以,管理就是合理地疏与堵的思维与行为。

  “管理”一词来自西方,不在中国古籍记载之中,它是现代社会的产物。而中国古籍说到类似行为时,一直沿用的是“治理”。中国人讲治,通常是有病才治。管,则是有病无病,都要管。管理的逻辑是,每个零件都是好的,机器就是好的。治理的逻辑是,机器能开就是好的,即使磨损得厉害,只要各部件平衡互动,就是好的。

  因此,管理者将目标分解为过程,并视过程完美为结果完美。而治理者重视调理,由结果导出病因,并加以治理。

  众所周知,资本的原始积累催生了资本主义,公司的出现完成了剥削阶级的华丽转身。

  在长期大量的实践中资本家们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唯有进行有效管理,才能获取更多的价值。企业管理,一种先进的科学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开启了管理学百家争鸣的时代。

  哲学与管理

  不可否认,管理是中国企业的短板。

  我们知道,企业管理来源于二战后的日本,作为战败国,日本可谓知耻而后勇,仅仅用了30年时间便跻身“亚洲四小龙”之列。这不是奇迹,日本经济的腾飞得益于企业管理的发掘与运用。

  时至今日,我们依然乐于研究和学习日本企业,特别是被誉为管理界“四大经营之神”的日本企业家: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盛田昭夫、稻盛和夫。其中,稻盛和夫年龄最小且仍然健在,这是一位非常具有传奇色彩的企业家。有人说,如果你让稻盛先生为你题字,他多半会写“敬天爱人”这四个字。

  记得首次听闻稻盛和夫先生是他写的《活法》一书。《活法》讲述的是稻盛和夫对人生真理的思考,可以看出稻盛先生的格局已经突破了以企业管理为基点的思维方式,上升到“天人合一”的绝高境地。“敬天爱人”是稻盛先生一生最为信奉的经营哲学。“敬天爱人”出自明治维新三杰西乡隆盛的《西乡南洲翁遗训》,所谓敬天,就是依循自然之理、人间之正道——亦即天道,与人为善。换言之,就是“坚持正确的做人之道”;所谓爱人,就是摈弃一己私欲,体恤他人,持“利他”之心。

  而西乡隆盛的思想又来源于哪里?稻盛和夫说的一番话能让大家都明了:“我非常喜欢西乡隆盛,他对中国王x明的`阳明学说有相当高的造诣。他曾经两次顶撞萨摩的长官,被流放荒岛。每次流放总会带上阳明学、儒教的书籍,即使是在贫瘠的荒岛上遭受牢狱之灾也不断地提高完善自我。他是一个非常清正廉洁、清心寡欲的人。他经常说,如果是位于人上施政的话,必须是那些不谈钱财,不求回报甚至能够舍却生命、忘却自我的人,他自己也是言行一致,身体力行的。我希望当今日本的政治家中能够多几位象西乡隆盛这样的人。”

  王x明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其实中国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是最通俗的说法。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来源于学术间的博弈追求的并不是分歧,而是一个“融”字,融入当下的社会,融入当下的文化,融入当下的环境。《活法》这本书我看了几篇就没看了,“敬天”是道家学说,“爱人”是儒家学说。老子的“大衍之数五十,而大道独取其四十九”,孔子的“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都是《活法》思想的根源泉。

  但我仍然敬佩稻盛先生,他能将哲学转为文化并植入企业,以此让京瓷公司跻身世界500强之列。一个新的思考随之出现:企业兴衰是不是管理的作用?

  人来到这里停留下来,企业的“企”字分明是个动词。企业是“人”构成的,所以能把人留下来的才叫企业。人留不留得住?答案是否定的,能留住人也留不住心,能留住心也留不住命。企业文化的出现迫切解决了这一难题,基业长青似乎不再遥不可及。

  “1、不迟到、不早退、不矿工。2、不准代他人划出勤卡。3、工作时间不准打扑克、下棋、织毛衣、干私活等。4、工作时间不准串岗。5、工作时间不准喝酒。6、工作时间不准睡觉。7、工作时间不准。8、不准损坏工厂的设备。9、不偷工厂里的财务。10、不准再车间里大小便。11、不准破坏工厂的公物。12、不准用棉纱柴油烤火。13、不准带小孩和外人进入工厂。”如果我说这是某个上市公司的管理制度肯定很多人都会笑掉大牙,这正是海尔集团著名的“管理十三条”。

  现在的中国企业很多都是“无文化”状态,要么生搬硬套,要么无中生有。说到底还是没有了解什么是“文化”。文化文化,以文教化。孔子是这样说的:“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

  稻盛和夫是一名技术管理人员,对企业经营一窍不通,从未学过任何管理方法,创立京瓷公司的时候,他首先要求团队的是做好人,要讲信誉、要诚实、要谦恭、要有礼貌,长此以往,“爱人”便成为了京瓷公司的社训。同样,海尔的这十三条看似在约束员工,实际上是在教会他们如何做人。这也叫做“无为而治”。

  管理能让利润增长,哲学却能让企业涅槃。我们要的不是一时利润点的增长,而是企业真正的长生久视,死而不亡。